《帶着商業廣場去穿越》[帶着商業廣場去穿越] - 第7章 改道

林陶陶一行人將馬車趕在一旁,待騎兵過去後,謝奇和薛醒不約而同地對視一眼。

薛醒駕車繼續走,謝奇拍馬並排走在一旁。

謝奇覺得奇怪問薛醒:「這先鋒是不是少了點!」

薛醒道:「是斥候,五組輕騎斥候,如果我猜得沒錯,應該是往東北邊境五個重要軍堡去了。」

「你意思是,秦軍給應天軍送信去了,這說明瓦剌沒有像往常那樣從西邊入境,

反而繞遠路避開秦軍從北邊偷偷潛進來了。」

薛醒佩服謝奇的心思敏捷,同時又欽佩梁州謝氏的家族底蘊。

自先皇駕崩後,梁州謝氏就避走西北,但是卻沒有真正的遠離朝堂。

他只不過隻言片語,謝奇便能一葉知秋。

林陶陶在馬車裡聽見兩人的互動,忍不住在馬車裡「嗤」的鄙夷不屑。

明明兩人認識卻不承認,如果不是信任魁爺的安排,她才不會老實跟薛醒走。

薛醒和謝奇兩人不再交談,一前一後的趕路。

原本可以在道縣歇息的計劃被打亂,一行人重新從岔道口往南走。

青松和白石往前面去探路,路上逃荒的人漸漸多起來,很多都是一大家子。

男女老少都有,多數是面黃肌瘦,凍得臉上和手上都是凍瘡,看穿着打扮應該是農戶。

林陶陶不忍再看,轉頭看見巧娘眼淚汪汪地看着窗外。

「巧娘,怎麼哭了?」

「大姑娘,婢子想家了」巧娘可憐兮兮地回答。

「我們只是暫時離開,等天下雨了能耕種了,還會回來的,」

「不會回來了,婢子聽到大姑姑和我娘說,你以後要在京城定居,待大姑娘及笄,找個贅婿成親。

生下兒子再風風光光地回鄉祭祖,但還是要回京城,這是老東家臨終的話。」

林陶陶驚訝極了!她昏迷的時候錯過了大事啊!

林蘭此時也在馬車內發愁,原本是先向東經過道縣再到豐州府城。

她打算結了去年的銀子再往南去京城,瓦剌來勢洶洶,這樣一鬧怕是要生變故。

豐州是北堂商行的分號,總號被燒成了焦土,林北堂要林蘭將總號遷到京城。

林蘭雖然內心十分不願意,但是卻不能違背父親的心意。

現在豐州分號的銀子和商隊是北堂商行在京城站穩腳跟的底氣。

林蘭摸摸貼身藏好的小冊子和對牌,覺得又踏實了許多。

隨着太陽越來越低,氣溫也越來越低,臨時改變了路線,今天晚上大家只能在野地里露宿了。

路上逃難的人也不得不停了下來,不一會零散的火堆在野地里升起來。

薛醒選了個背風的地方停了下來,伏老七和老九兩個趕緊卸了馬車,喂馬喂駱駝,青松和白石去砍柴。

木芬和惠娘埋灶做飯,謝奇和薛醒在一旁的地上劃拉着,商量怎麼去豐州,隱約聽見謝奇抱怨又要倒回去走回頭路之類的話。

林陶陶帶着巧娘和虎子坐在一起發獃,林蘭則依舊在馬車裡,沒下來。

「巧娘、虎子,你們守在馬車這裡,我再歇一會,不要讓人靠近,我阿娘來了你們就大聲叫我。」

林陶陶又爬上馬車,馬車帘子蓋嚴實,閃身進了空間。

進了商業廣場,林陶陶開着叉車迅速地衝進超市,來來回回的裝主食和熟食,將米面糧油、雞鴨魚肉蛋、菜蔬和零食,運到洞口附近,一類一類地摞好擺放整齊。

最後是各類調味品、鍋碗瓢盆、紙巾日化之類的日用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