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天天等着被廢》[皇后天天等着被廢] - 第10章 虐白蓮

白知夢?
柳頌源笑着問道:「姑娘,我妹妹可是太后和皇上下了重聘求取來的女子,怎麼在宮內對她都如此不上心嗎?」
白知夢愣了,這可叫她怎麼說。
說是,不是駁了太后的面子。
可若是說不是,不是打了自己的臉嗎?
白知夢輕輕笑道:「怎麼會呢?
公子想多了,柳小姐是柳家的孩子,太后和皇上喜歡的緊怎麼捨得虧待呢。」
她本是想來一副東道主的模樣,告訴柳洳意她同別人是不一樣的。
就算日後進了宮,也希望她忌憚她三分。
可沒有想到,這柳頌源和柳洳意一樣不是什麼好欺負的角色。
這樣一看倒是顯得白知夢有一些形單影隻的。
柳頌源單手拖臉,道:「那就好,這洳意可是我們柳家最大的寶貝。
要是受了什麼委屈,我這個做哥哥的可是一定要替妹妹討回個公道的。」
「是,公子說的是」白知夢笑道:「太后那還等着我,我先走了」
柳洳意笑道:「好,那就不送了。」
白知夢離開,眼神里滿是不平可她偏又沒有辦法。
「唉,小妹你這個情敵看起來不太還對付啊」柳頌源戳了戳柳洳意的手臂。
雖然他也特別喜歡柳洳意嫁入宮的。
可若是妹妹喜歡,他又有什麼辦法。
至於這些小白蓮花什麼的,若是柳洳意收拾不來他這個做哥哥的倒是可以做這個劊子手。
柳洳意抓住重點,一臉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問道:「什麼情敵?」
柳頌源翻了個大白眼,他這是裝傻嗎?
他的好妹妹這麼聰明怎麼能看不出來白知夢對李忱忌有意思呢。
柳頌源道:「剛那女的喜歡皇上」
柳洳意點頭道:「嗯,然後呢?」
她早就知道了,入宮第一天就見識到了。
那麼淡定嗎?
柳頌源再次重複了一遍。
柳洳意點頭,學着他托腮道:「我知道呀,那又關我什麼事?」
柳洳意愣了三秒鐘,突然挑眉,然後趴在柳頌源耳旁賊兮兮的問道:「大哥,你的意思是不是讓我撮合她和皇上?」
柳洳意恍然大悟,貌似這也是個很不錯的想法。
若是皇帝硬要改立白知夢為後,那就誰也說不得半句。
而她,也可以名正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