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大皇子趙錚》[趙國大皇子趙錚] - 第10章 斬立決!

秦牧眉頭皺緊,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原本趙錚已經推翻了物證,雖有人證,只要他稍微運作,保下小命不成問題。
可經這麼一鬧,陛下若降罪,那可就麻煩了。
可再看趙明輝,依舊安穩的坐在靠椅上,一動不動。
對於剛剛這一幕,似乎置若罔聞。
而趙錚也完全沒有理會唐極和趙嵩,目光始終緊盯着三順。
「三順,你先是製作金刀黃袍,又妖言惑眾,在禁軍查抄時,故意將金刀黃袍放在本殿下寢宮,簡直膽大妄為。」
三順被看得心虛,臉刷的一下白了。
「奴婢,奴婢沒有……」
蒼白的辯解,顯得有些無力。
趙錚目光一厲,聲音也陡然拔高:「你還狡辯?若非如此,為何是你先發現的這些東西?分明是你現場帶過去的,賊喊捉賊,是也不是?」
一聲聲質問,趙錚氣勢威嚴而凌厲。
哪怕是唐極,也不由一怔。
這趙錚,莫非在垂死掙扎?
而三順渾身發顫,更不敢看趙錚的眼睛。
「趙錚,你……」
趙嵩皺着眉頭,剛想發難,趙錚卻大手一揮,完全不予理會。
「哼,惡奴三順,竟用如此手段陷害本殿下,當斬立決!」
「雷統領,動手!」
此話一落,別說旁人,哪怕是雷開也一時愣住。
案件還未審理結束,就要當堂斬殺人證?
要知道,陛下和滿朝文武可都在這裡呢。
陛下還沒吭聲,這一刀要是砍下去,那可就真的麻煩大了。
「殿下,這這……奴婢,奴婢……」
三順嚇得語無倫次,求救的看向趙嵩。
只可惜,趙嵩此刻又是驚又是怒,偏偏對他的求救視而不見。
三順失望的低下頭,一顆心也涼了半截。
「哼,你假借搜查之名,將罪證帶入寢宮陷害本殿下,還有何話說?」
「雷開,斬立決!」
趙錚目光灼灼,一聲大喝,雷開終於回過神。
一咬牙,唰地抽出長刀。
「斬立決!」
如此一幕,嚇得秦學檜等人不知所措。
就連趙明輝,也終於皺起了眉頭。
至於三順,眼珠瞬間瞪大,整個人都癱軟在地。
「殿下饒命,饒命啊,奴婢並沒有把罪證帶進您的寢宮……」
趙錚等的就是這句話,眼睛猛地一瞪,接連質問。
「你還狡辯?那這些東西怎麼會出現在本殿下的寢宮?」
「奴婢沒有狡辯,這些東西……都是別人提前放好的,奴婢只是順勢把它找出來而已,奴婢……」
三順被嚇怕了,心裏沒了算計,下意識脫口而出。
意識到不對,話音戛然而止,卻顯然來不及了。
整個公堂,瞬間安靜。
只剩下沉重的呼吸聲此起彼伏,還有一道道驚詫的目光。
三順的話雖然不多,可信息量卻大得驚人。
「哦,原來如此。」
趙錚拉長語調,和雷開相視一眼,終於露出了笑容。
「這麼說來,你早就知道金刀黃袍還有那小人藏在何處,只是故意將其找出來公之於眾而已!此等計謀,還真是惡毒。」
趙錚目光從三順身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