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大皇子趙錚》[趙國大皇子趙錚] - 第14章 兩個都要!

「劉公公,按大盛律法,惡奴以下犯上,毆打主人,該當何罪?」
劉公公愣了一下,本能回道:「回殿下,按律當斬去雙手,逐出宮門!」
趙錚點點頭,冰冷的話語再次響徹:「那罵貴妃和本皇子,又該當何罪?」
劉福咽了口唾沫,連忙回道:「回殿下,按律當割去舌頭,男子發配充軍,女子貶為軍妓,永世不得召回!」
咯噔!
感受到趙錚的目光,那五六個宮女,紛紛嚇得臉色慘白,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
「殿下饒命,殿下饒命啊。」
「是奴婢有眼不識泰山,奴婢該死,求您饒奴婢一回吧。」
宮女們跪地求饒,頭磕得碰碰響,和之前的高高在上,可謂天然之別。
翠喜知道求饒無用,神色瘋狂地搬出了自己的靠山。
「我可是皇后娘娘的侍女,你要是動了我,皇后娘娘絕不會放過你!」
斬斷雙手,割掉舌頭,再貶為軍妓,那不如讓她去死!
翠喜雖然嚇得渾身哆嗦,可她還有最後一張底牌,皇后娘娘!
畢竟,無論權勢還是身份地位,皇后娘娘都碾壓趙錚!
想動自己,即便是趙錚這個大皇子,也得掂量掂量!
「皇后?別說她一個皇后,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
趙錚怒目圓睜,聲音低沉,宛若發怒的雄獅!
別說皇后不會放過自己,連趙錚自己,也不會放過皇后!
雙方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一個白眼狼宮女罷了,殺了又能如何?!
「劉公公,你還在等什麼?!」
「是是,老奴這就去辦!」
察覺到趙錚話里的寒意,劉福回過神,連忙躬身答應。
大皇子殿下的氣勢,與之前截然不同,他一下子竟有種被陛下當面怒斥的感覺!
「來人,速速將這些惡奴拿下,斬斷手腳,割去舌頭,貶為軍妓,永世不得召回。」
「是!」
身後禁衛當即上前,拖着翠喜和那些宮女便往外走。
「不,我是皇后的人,我是皇后的人……」
翠喜臉色煞白到極點,驚恐得渾身顫抖,心中絕望之際,竟掙開眾人要跑,卻又被一群太監攔住,一番拳打腳踢後,直接拖着離開。
趙錚淡漠地看着這一切,眼中沒有任何憐憫。
皇宮內院,就是吃人的地方,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只有狠,才能站穩!
「劉公公,這翠喜可是皇后的丫鬟,俗話說打狗還需看主人,你處置了她後,記得去和皇后說一聲,免得皇后說本殿下不懂禮數。」
「這……老奴遵命。」
劉福點頭答應,心裏卻不禁凌然。
大皇子此舉,是擺明了要和皇后撕破臉皮啊!
……
昭陽宮,是後宮第二大寢宮,僅次於皇后居住的昭和宮。
將此等寢宮賜予趙錚母子,可見皇帝對容妃寵幸之至。
經過太醫院診治,容妃身體已經沒有大礙,只需要靜養幾日便可。
拿了些藥材後,趙錚便和母妃一起搬了進來。
此處房屋精雕細作,裝飾金碧輝煌,供使喚的丫鬟小太監不下百名,可謂應有盡有。
和之前的寢宮相比,說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也不為過。
「錚兒,這皇家雖好,可處處都是勾心鬥角,暗藏殺機,你日後務必要小心一些,切莫着了別人的道。」
經過此番劫難,容妃似乎憔悴了些許。
話里話外,處處透着擔憂和關懷。
「母妃放心,孩兒會小心的。」
趙錚點了點頭,話是這麼說,可心裏卻不由一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他大皇子的身份,再加上容妃如此受寵,想不被人妒忌都難。
此次趙嵩和皇后吃了癟,卻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甚至會變本加厲。
他現在勢單力薄,怎麼和趙嵩斗?
雖然這次他成功翻案,可身邊的殺機,卻並沒有消退,得時時注意才行。
否則,只要一步踩錯,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場。
安慰了母妃一陣,又用了晚膳,趙錚正準備去找雷開,想麻煩他把春玲接回來。
可沒等他出寢宮,劉公公神色匆匆地找了過來。
「殿下,陛下口諭,請您到御書房覲見。」
哦?
趙錚略微眯眼,有些意外。
他剛剛翻案,皇帝就點名要見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