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大皇子趙錚》[趙國大皇子趙錚] - 第19章 我不如他!

別說壓過上川滬,他現在連寫詩的心境都蕩然無存。
「看不出來,這上川滬還是有點東西的。」
趙錚淡淡一笑,語氣波瀾不驚。
倒是身旁的雷開眉頭緊皺:「唉,這下麻煩了,先不說秦熙小姐臉面掃地,我大盛文人的名聲,也要一落千丈了。」
……
「秦熙姑娘,不知鄙人這首詩,你覺得如何?」
二樓廊間,上川滬笑容得意,略帶玩味的看向秦熙的雅間。
許久,雅間里才傳來兩個字。
「尚可!」
這個評價,從秦熙嘴裏說出來,意味可完全不同。
陸文川臉色蒼白,心裏就算再不服氣,卻也無可奈何。
以他的才學,只怕還真無法超越上川滬這首詩了。
「哈哈,姑娘喜歡就好!」
說罷,上川滬居高臨下,看向大盛一眾才子。
「來大盛之前,還想着與大盛才子交流一番,但今日一見,看來沒這個必要了!」
「堂堂大盛,也僅此而已,不值一提。」
上川滬神色得意,也越發的肆無忌憚。
「既然沒有人敢來比,那鄙人只好勸你們趁早認輸,鄙人還要和秦姑娘入慕一敘呢!哈哈哈哈哈!」
上川滬一字一句,字字誅心。
在場文人墨客,個個恨得咬牙切齒。
可奈何身份比不過上川滬,連才華也敵人不等,就算再憤怒,也只能忍着。
至於陸文川,更是氣得胸口起伏,搖搖欲墜。
按照計劃,他本該出盡風頭,抱得美人歸。
可如今,卻被別國之人騎在頭上,顏面盡失!
連大盛的威名,也將一落千丈。
見眾人低頭沉默,不敢出言。
上川滬不屑一笑,收起摺扇,正要前去雅間。
可就在這時,角落裡突然響起一道平淡而自信的聲音。
「我有一首詩,倒想試試!」
眾人一驚,連忙循聲望去。
只見一個陌生的年輕人站了起來,嘴角帶着自信的笑容。
「這是誰,怎的如此面生?」
「害,我當是京中哪位大才子來了呢,白高興一場。」
「年輕人,還是算了吧,免得自取其辱。」
見趙錚如此面生,原本熱切的讀書人,瞬間焉了下去。
京城有名的才子,無非那麼幾個。
連陸文川都敗下陣來,區區一個無名小卒,又能有什麼用?
上川滬亦然,連看都不看趙崢一眼。
「區區無名之輩,還沒有資格和我比試,乖乖坐着吧!」
他現在一門心思都在美女身上,哪裡願意浪費時間?
「怎麼,堂堂東島皇子,莫非怕了?」
對於眾人的話語,趙錚充耳不聞,反而心平氣和的看向上川滬。
「怕?鄙人來大盛京城,可從未怕過!」
「但你要是不怕丟人,鄙人倒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上川滬冷哼,目光很是不善。
「不過,我得提醒你,若是打油詩,還是不要念了,免得落了大盛最後的遮羞布!」
聽到此話,一種讀書人也紛紛搖頭。
顯然,對於趙錚,沒有絲毫的信心,只求別丟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