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大皇子趙錚》[趙國大皇子趙錚] - 第20章 把你欺負哭!

眾人的目光,也紛紛隨之看去。
沒一會,秦熙清冷的聲音隨之傳出。
「這位公子,不知此詩可有提名?」
「《江雪》!」
雅間里沉默稍許,平淡的聲音再度響起,但似乎隱隱有了些許波動。
「這首《江雪》,乃當世描寫風雪的無雙之作!」
「公子高才,小女子佩服!」
話落,堂中眾人再次沸騰。
秦熙雖然說得委婉,可意味不言而喻。
當世風雪無雙之作!
便已經證明了這首《江雪》的懸念。
這東島皇子仗着自己有些許詩才,一直高高在上,咄咄逼人,甚至不把整個大盛的文人放在眼中。
此番被人打臉,屬實快意!
「哈哈哈!我大盛讀書人,豈是蠻荒島國可比?」
「不知剛剛是何人口出狂言,自以為是?現在臉被打得疼不疼?」
「瞧他那啞口無言的樣子,真是大塊人心啊!」
「諸位所言不錯,今日這詩會,只怕要轟動全城了。」
……
相比於翻身把歌唱的大盛才子,此事的上川滬滿臉陰鬱。
眼睛死死的盯着趙錚,握緊摺扇的手早已青筋暴起。
他自幼飽讀詩書,論詩詞,在東島從未有敵手。
本想着吊打這些大盛文人,只是手到擒來罷了。
萬萬沒想到,此刻居然被一個無名小卒打了臉。
「哼,算你贏了一局又何妨?不過是運氣好罷了。」
上川滬哼了一聲,心裏的勝負欲,被徹底激發。
「不是還有兩題嗎?有本事再來比過。」
運氣好?
這小子還真會找理由。
趙錚看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
「哈哈,東島皇子雖敗不餒,氣度非凡!今夜之事,倒也能成一樁美談。」
趙錚此句,明顯話中有話!
眾人聞言,紛紛哈哈大笑,對於那東島皇子,再沒有之前的忌憚。
裝逼被打臉,還美談?笑談才是吧!
上川滬臉色陰翳,眼中陡然閃過一絲殺機。
還是身旁的中年人咳嗽一聲,他這才恢復清明。
「怎麼,難道你不敢嗎?」
對此,趙崢只是笑了笑,不緊不慢的端起酒杯。
「不是不敢,是怕你把你欺負哭了,不好哄。」
「八嘎……」一句話,氣得上川滬臉都綠了。
正要破口大罵,卻是陸文川站出來打圓場。
「既然要比,那就請秦姑娘出第二題吧。」
想要證明自己的,何止上川滬?
陸文川剛剛被落了臉面,自然也想着再把面子找回來。
眾人見狀,紛紛安靜下來,靜待秦熙出題。
稍許,雅間之中,秦熙的聲音再度傳出。
「近些年,我大盛邊境戰事不定,若非將士們捨生忘死,拋頭顱,灑熱血,又怎會有我等今日的快意?」
「這第二番比試,便以金戈鐵馬為題吧!」
金戈鐵馬?
眾才子聞言,紛紛皺起了眉頭。
這邊塞詩,難度可不小!
在場之人大多自幼在皇城長大,自然沒有見過邊塞的烽火狼煙,更沒體驗過戰爭的殘酷。
這要如何寫?
陸文川聽到這第二題,一時滿臉思索。
他不是沒寫過金戈鐵馬的詩,但寫出來的詩,沒一首能讓自己滿意。
要麼空有其表,要麼無病呻吟。
真要拿出來,豈不是受人嗤笑?
既然要想一詩翻身,那必須得拿出精品來。
思索間,下意識一抬頭,看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