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大皇子趙錚》[趙國大皇子趙錚] - 第24章 詩仙之名!

「哈哈,殿下說笑了,這些詩篇,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殿下只怕想抄,也找不到門路吧?您就別再謙虛了。」
趙錚聞言,一時哭笑不得。
他說的是實話,可既然沒人信,那就沒辦法了。
說罷,雷開神色一整,語氣忽然凝重了幾分。
「此次詩會,殿下出盡風頭,雖然未露名諱,可世上沒有不漏風的強,那陸文川秦浩之流今日落了面子,日後恐怕不會善罷甘休,而那上川滬更是如此,堂上之時,此人便三番五次顯露殺意,私下恐怕會蓄意報復,還請殿下多多留意,處處小心!」
趙崢點了點頭,臉色的笑容瞬間收斂。
這個問題,他早就想到了。
只不過,陸文川和秦浩之流,不過兩個紈絝罷了,他並未放眼眼裡,哪怕是那上川滬,雖然是東島皇子,可在老子的地盤,本皇子還用怕他不成?
趙錚真正擔心的,反而是皇后唐瀾和鎮國公唐極。
若是他展露如此詩才,唐瀾和唐極,還有趙嵩,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把自己扼殺在搖籃里。
也正是因為如此,趙錚才沒有暴露身份。
可正如雷開所說,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強,他們遲早都會知道。
留給趙錚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若是不能在身份暴露前擁有自保之力,他的下場,會很慘很慘。
陽光透出,雪漸漸停下。
皚皚白雪鋪在湖面,如同白色的顏料,潑灑在這片天地之間。
朦朧中,只見一葉扁舟緩緩駛來,一個穿着樸素長裙的少女站在船頭,遠遠看見趙崢,興高采烈的揮手大喊。
「殿下!殿下!」
趙崢轉頭望去,嘴角微微上揚,春玲,回來了。
「殿下,您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春玲還以為再也見不到殿下了……」
扁舟靠岸,看着哭成淚人的春玲怔怔的看着趙錚,又是激動又是後怕,早已淚如雨下。
他照顧趙崢數年,兩人宛若兄妹一般。
如今在生死離別之際走了一遭,心中萬般滋味,何以言說?
「好了,沒事了,一切都結束了,我是來接你回去的,怎麼樣,在秦奮那邊有沒有受什麼委屈?」
趙錚語氣難得溫柔,看着她凍紅的鼻子和通紅的眼眶,恍若隔世。
下意識伸出手,輕輕撫摸春玲的頭髮,算作安慰。
先不說春玲和前身情如兄妹。
為了替自己翻案,春玲不顧自己的安危,散盡錢財,將他交代的事情做到了極致。
如若不然,趙錚只怕早就被砍頭了。
趙崢心裏,早已把這個單純得讓人心疼的侍女當成了妹妹。
「沒,沒有!」
春玲小手揉着眼睛,擦着淚水,終於露出一絲笑容。
「以後,春玲終於可以再服侍殿下了。」
……
「媽的,那小子到底是什麼身份,我記得分明未邀請過此人,怎會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畫舫中?」
京城一座酒樓里,陸文川滿臉鬱悶,給自己倒了一杯溫酒,心中更是憤憤不平。
「此人很是面生,與那上川滬一樣不請自來,恐怕也有些身份,就是不知道是哪一家的人。」
秦浩無奈攤手,接着語氣一轉。
「我已經派人去查了,陸兄放心,相信不日便有結果。」
「那就好,有勞秦兄了!」
陸文川把杯中溫酒一飲而盡,眼中怨毒無比。
「哼,我陸文川的風頭,可不是這麼好搶的,他要有些背景,那也就罷了,如若不然……」
想到自己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