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大皇子趙錚》[趙國大皇子趙錚] - 第28章 東島和親?

可對於趙嵩的敵視,趙錚卻置若罔聞。
他眼觀鼻鼻觀心,輕拂衣袖,神色泰然。
隨手擺平天下事,深藏功與名!
不過,他說了這麼大一堆,擺平了這麼大的問題,皇帝老爹竟然也不說給個獎賞什麼的!
虧了虧了!
應對南越之策終於敲定。
先前吵得不可開交的朝堂老狐狸們,也再度潛伏起來。
下一刻,只見一名老者緩緩走出,一身官袍幾乎看不到褶皺,穿着考究。
「啟奏陛下,昨日陸大學士之子在翠明湖廣邀皇城才子佳人,以文會友,這本是小事,但在昨日文會上,卻出現了一位奇才!」
「此人詩詞雙絕,文采驚艷絕倫,更被譽為詩仙!」
「若朝廷能招納此人,必是一大幸事……」
聽到此話,群臣不禁面面相覷,倒是趙錚眉頭一挑。
那什麼所謂的詩仙,說的不就是自己嗎?
這老傢伙,多管什麼閑事?
要是自己身份暴露,只怕又要多不少麻煩。
「臣已將那奇才的詩詞謄寫在奏摺之上,供陛下品閱!」
那老者說著,取出一本厚厚的奏摺,恭敬地向前遞去。
見此,大殿中群臣反應各異。
有不少大臣臉上都帶着不滿,這點小事拿到朝堂上說,未免太小題大做了。
觀文殿大學士,孟寒笙,在文壇上,與陸大學士齊名!
昨日那場文會,只一夜的功夫,就在京城徹底傳揚開了。
詩仙之名,被無數人稱頌。
而那些詩詞,哪怕是剛五六歲的小娃娃,也能背誦幾句。
但也有不少人尚且不清楚。
聽孟寒笙的話,似乎對那所謂的詩仙讚賞有加?
不過,就算孟寒笙口中那奇才再怎麼文采高絕,詩仙之名,總歸過大了!
隨即,他們又注意到孟寒笙手中的奏摺。
孟大學士這份奏摺……未免太厚了些!
劉福快步自孟寒笙手中接過奏摺,呈交到趙明輝身前御案上。
趙明輝似乎帶着一絲好奇,緩緩攤開了奏摺。
他一言不發,似在仔細品閱着奏摺上的詩詞。
大殿上文武百官也不說話,等待着趙明輝的反應。
趙錚心裏也唯有苦笑而已,看來,這一次自己玩過火了,以後等再低調些。
「這些詩詞……皆是一人所作?」
許久,趙明輝忽的放下奏摺,語氣中滿是驚異。
「千真萬確!」
孟寒笙高聲回答。
趙明輝重重點頭,面上滿是驚艷之色。
「好好好!好詩,好詞!」
「想不到,我大盛竟有如此驚才艷艷之人,果真不愧詩仙之名。」
「傳令下去,命昭文館將詩詞編訂成冊,供群臣觀覽。」
趙明輝話音落下,滿朝文武群臣不由心神驚動。
究竟是怎麼的詩詞,能得陛下如此稱讚?
連陛下都開了金口,這詩仙之名,還有誰敢反駁?
「孟大學士,可知此是何人?」
「如此驚才艷艷之人,若不能為朝廷所用,豈不是一大遺憾?」
趙明輝猛地抬頭看向孟寒笙,目露期待。
「陛下恕罪……」
然而,孟寒笙滿是無奈的微微一拜。
「此人昨日未曾留下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