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大皇子趙錚》[趙國大皇子趙錚] - 第4章 六月飛雪,必有冤屈

天牢,冰冷的鐵窗,將自由與束縛分隔。
角落潮濕的茅草和床鋪,散發著濃濃的霉臭味。
厚實的高牆和鐵門,給人一種撲面而來的絕望感。
趙錚坐在髒兮兮的床鋪上,雖有些不適,卻已經沒時間在乎這些。
很顯然,這一切都是皇后和趙嵩的陰謀。
哪怕秦學檜替他上書,爭取重審的概率,也小之又小。
退一萬步說,就算能發還重審,有皇后和趙嵩阻撓,想要翻案,難度也絕對不小。
趙錚只能在腦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搜尋記憶,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畢竟,任何蛛絲馬跡,都將決定他的生死。
夜幕深沉,一陣寒意襲來,趙錚蜷縮在茅草堆里,慢慢睡了過去。
「殿下,殿下……」
聽到有人在喊自己,趙錚迷迷糊糊睜開眼,卻見一張稚嫩的臉龐,眼角帶着淚珠,正心疼的看着自己。
「春玲?你怎麼來了?」
趙錚猛地起身,有些意外。
按照記憶,這是他的貼身侍女春玲,負責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小丫頭雖然年紀不大,心思卻很細膩,對趙錚更是無微不至。
可天牢這等重地,她一個弱女子是怎麼進來的?
「殿下,您萬金之軀,怎麼能住這等地方?」
春玲見趙錚狼狽模樣,眼圈一紅,想替他清理凌亂的頭髮,一伸手,才發現隔着鐵門,連碰到趙錚的困難,只能無聲落淚。
「你這丫頭,我是戴罪之身,不住這裡還能住哪?」
趙錚苦笑搖頭,見她幾度落淚,一時有些心疼。
「你還沒說,你是怎麼進來的?」
小丫頭抹抹眼淚,努力露出笑容:「殿下,您和娘娘的寢宮已經被查抄了,姐妹們都被驅散,大多被趕出了皇宮。」
「春玲用殿下以往的賞賜換了銀子,才能買通衛軍進來看殿下一眼。」
原來是這樣。
不用猜,之前趙嵩受的氣,只怕都撒在這些丫鬟太監上了。
「難為你還記得本殿下,今後你有什麼打算?」
小丫頭抹抹眼淚,眼睛依舊紅紅的:「春玲已經被趕出皇宮,只能先回老家……」
說著,拿過手裡的包袱,一股腦塞進鐵窗里:「殿下的衣物,是春玲偷偷藏下的!春玲以後不能照顧殿下了,天冷了,您多穿一些……」
「天冷?」
看着手裡的衣服,趙錚一時詫異。
昨日炎炎酷暑,何來天冷一說?
春玲嘆了口氣,解釋道:「殿下有所不知,昨夜下了一夜的大雪,今日皇城已經白了,這六月飛雪,還真是罕見。」
六月?飛雪?!
趙錚先是一愣,接着忽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殿下,您怎麼了……」
春玲獃獃的看着趙錚,心裏一時着急不已。
殿下不是被嚇瘋了吧?
她自然不知,趙錚不但沒瘋,甚至已經想到了脫罪之法。
「春玲,你今日便出宮,本殿下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去辦!」
春玲回過神,趕緊重重點頭:「殿下您說,春玲就是死,也一定會辦到!」
「你放心,此事很簡單,先聽我講一個故事……」
趙錚笑了笑:「且說前朝有一民女,名竇娥,不但生得秀麗,生性更是溫婉善良,只

猜你喜歡